《奉和圣制從蓬萊向興慶閣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》 http://www.sltdfk.tw http://www.sltdfk.tw/shiciku/1028271.html 渭水自縈秦塞曲,黃山舊繞漢宮斜。
鑾輿迥出千門柳,閣道回看上苑花。
云里帝城雙鳳闕,雨中春樹萬人家。
為乘陽氣行時令,不是宸游玩物華。

《奉和圣制從蓬萊向興慶閣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》 唐 _ 王維


  • 時間:2019-05-09 04:45:18
  • 來源:本站發布
  • 作者:王維
標簽:奉和圣制從蓬萊向興慶閣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王維唐詩三百首 王維|

《奉和圣制從蓬萊向興慶閣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》 唐 王維


渭水自縈秦塞曲,黃山舊繞漢宮斜。
鑾輿迥出千門柳,閣道回看上苑花。
云里帝城雙鳳闕,雨中春樹萬人家。
為乘陽氣行時令,不是宸游玩物華。

作品賞析:
原題:
"奉和圣制從蓬萊向興慶閣道中留春雨中春望之作應制"
【注解】:
1、渭水:即渭河,黃河最大支流,在陜西中部。
2、秦塞:猶秦野。塞:一作“甸”。這一帶古時本為秦地。
3、黃山:黃麓山,在今陜西興平縣北。
4、漢宮:也指唐宮。
5、鑾輿:皇帝的乘輿。
6、迥出:遠出。
7、千門:指宮內的重重門戶。意謂鑾輿穿過垂柳夾道的重重宮門而出。
8、上苑:泛指皇家的園林。
9、雙鳳闕:漢代建章宮有鳳闕,這里泛指皇宮中的樓觀。闕:宮門前的望樓。
10、陽氣:指春氣。
11、宸游:指皇帝出游。宸:北辰所居,借指皇帝居處,后又引伸為帝王的代稱。
12、物華:美好的景物。兩句意謂,皇帝本為乘此順應時令,隨陽氣而宣導萬物,
??并非只為賞玩美景。

【韻譯】:
渭水縈繞著秦關曲折地東流,
黃麓山環抱著漢宮長年依舊。
皇輦遠出千重宮門夾道楊柳,
閣道回看上林百花恰似錦繡。
帝城高聳入云的是鳳閣鳳樓,
春雨潤澤千家樹木美不勝收。
為了把住春光時令出巡民憂,
不是因為玩賞春光駕車逛游!

【評析】:
??這是應對皇帝詩作的詩。這種詩一般以頌揚居多,內容上價值不高。詩的題意在
于為天子春游回護,因此,開頭雖寫道中景物,儀衛豐盛,春色醉人,結句卻掩蓋玩
春之實,而頌揚他披澤于世之虛。蘅塘退士編選這首詩,有否讓當時應試書生揣摹借
鑒的目的,尚不可知。但這首詩的寫作技巧,還是很好的。
--引自"超純齋詩詞"bookbest.163.net 翻譯、評析:劉建勛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這首詩題中的蓬萊宮,即唐大明宮。唐代宮城在長安東北,而大明宮又在宮城東北。興慶宮在宮城東南角。開元二十三年,從大明宮經興慶宮,一直到城東南的風景區曲江,筑閣道相通。帝王后妃,可由閣道直達曲江。王維的這首七律,就是唐玄宗由閣道出游時在雨中春望賦詩的一首和作。所謂“應制”,指應皇帝之命而作,當時以同樣題目寫詩的,還有李憕等人。可以說是由唐玄宗發起的一次比較熱鬧的賽詩活動。
  王維的詩,高出眾人一籌,發揮了他作為一個畫家善于取景布局的特長,緊緊扣住題目中的“望”字去寫,寫得集中,勾勒出了一個完整的畫面。
  “渭水自縈秦塞曲,黃山舊繞漢宮斜。”詩一開頭就寫出由閣道中向西北眺望所見的景象。視線越過長安城,將城北地區的形勝盡收眼底。首句寫渭水曲折地流過秦地,次句指渭水邊的黃山,盤繞在漢代黃山宮腳下。渭水、黃山和秦塞、漢宮,作為長安的陪襯和背景出現,不僅顯得開闊,而且因為有“秦”、“漢”這樣的詞語,還帶上了一層濃厚的歷史色彩。詩人馳騁筆力。寫出這樣廣闊的大背景之后,才回筆寫春望中的人:“鑾輿迥出千門柳,閣道回看上苑花。”因為閣道架設在空中,等于現在所說的天橋,所以閣道上的皇帝車駕,也就高出了宮門柳樹之上。在這樣高的立足點上回看宮苑和長安更是一番景象。這里用一個“花”字透露了繁盛氣氛,“花”和“柳”又點出了春天。“云里帝城雙鳳闕,雨中春樹萬人家。”這兩句仍然是回看中的景象,而且是最精彩的鏡頭。它要是緊接在一二句所勾勒的大背景后出現,本來也是可以的。但經過三四兩句回旋,到這里再出現,就更給人一種高峰突起、耳目為之聳動的感覺。看,云霧低回繚繞,盤旋在廣闊的長安城上,云霧中托出一對高聳的鳳闕,象要凌空飛起;在茫茫的春雨中,萬家攢聚,無數株春樹,受著雨水滋潤,更加顯得生機勃發。這是一幅帶著立體感的春雨長安圖。由于云遮霧繞,一般的建筑,在視野內變得模糊了,只有鳳闕更顯得突出,更具有飛動感;由于春雨,滿城在由雨簾構成的背景下,春樹、人家和宮闕,互相映襯,更顯出帝城的闊大、壯觀和昌盛。這兩句不僅把詩題的“雨中春望”寫足了,也透露了這個春天風調雨順,為過渡到下文作了準備。“為乘陽氣行時令,不是宸游重物華。”古代按季節規定關于農事的政令叫時令。這里的意思是說,這次天子出游,本是因為陽氣暢達,順天道而行時令,并非為了賞玩景物。這是一種所謂寓規于頌,把皇帝的春游,說成是有政治意義的活動。
  古代應制詩,幾乎全部是歌功頌德之詞。王維這首詩也不例外。詩的結尾兩句明顯地表現了這種局限。不過這首詩似乎并不因此就成為應該完全否定的虛偽的頌歌。我們今天讀起來,對詩中描寫的景象仍然感到神往。甚至如果在春雨中登上北京景山俯瞰故宮及其周圍的時候,還能夠聯想到“云里帝城雙鳳闕,雨中春樹萬人家”這樣的詩句。王維的這種詩,不使人感到是可厭的頌詞,依舊具有藝術生命力。王維善于抓住眼前的實際景物進行渲染。比如用春天作為背景,讓帝城自然地染上一層春色;用雨中云霧繚繞的實際景象,來表現氤氳祥瑞的氣氛,這些都顯得真切而非虛飾。這是因為王維兼有詩人和畫家之長,在選取、再現帝城長安景物的時候,構圖上既顯得闊大美好,又足以傳達處于興盛時期帝都長安的神采。透過詩的飽滿而又飛動的藝術形象,似乎可以窺見八世紀中期唐帝國的面影,它在有意無意中對于祖國、對于那個比較興盛的時代寫下了一曲頌歌。
(余恕誠)

回到頂部

必出组三规律